没有什么主题,就是想表达一下

时间过得真快,感觉一眨眼的时间,在新岗位上已经工作一年半了,这一年半经历了新工作的慢慢适应,经历了买房的前前后后,经历了婚礼的激动时刻,经历了儿子的出生和成长,经历了父亲的生病,就好像从一年半之前的那个节点,再也不会有安静,像今天这样坐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敲下当下的心情,已经是很奢望的事情。

在此之前,我一直在给生活做减法,比如关掉不必要的社交和资讯窗口,在毕业的时候我注销了 QQ 空间,注销了 微博,3 年前我关闭了朋友圈,偶尔发广告时才会打开,资讯只留着 IT 之家和 B 站,所以过去的我一直都有着自己的节奏,我很享受那种生活,每天都在吸收新的知识,也是那段时间有了 reco 主题的诞生和迭代,但是现在,生活的复杂性越来越高,独处的时间显得格外珍贵。

新工作

说实话,新的工作并没有给到我所期待的东西。

不可否认,大厂的基建很完善,你不用再浪费时间在一些琐事上,只要你有想法都可以利用基建快速生产出可用的产品,但是反过来说,你只能去做一些相对高层的东西来证明自己,毕竟证明自己是在一个团队继续下去的必要条件,所以证明自己也变得越来越难。

其实这些都还好,对于真正想做事情的同学,这并不是什么困难,让我产生困扰的是另一方面,在这里我要给自己做加法,我要关注指标,关注收益,关注别人在做什么,关注别的团队在做什么,如果想要安安静静做自己喜欢的某个领域,你需要努力地给自己争取资源——时间和支持,否则,只能在繁杂琐碎的业务和任务中去磨灭自己的激情。

我算是相对幸运的,在这里工作一年后,角色开始转变,走向管理岗,虽然事务更为复杂,但是简单的管理工作还算是我比较熟悉的,毕竟过去也一直在做,最重要的是我拿到了一些事务的决定权,让我有机会推动我喜欢的事情。

买房

买房真的一波三折。原来一直在规划慢慢离开帝都,所以一直在老家看房,后面偶然的机会发现天津的落户政策,三个月的时间跑了三四趟就把户口跑下来了,听说有的朋友还花了钱,我一分钱也没花,还算顺利,按照政策走就可以了。再后来就在天津环城看了半年新房,因为资金到不了位就搁置了一年,后面宝宝快出生了,再看房时想法就变了,考虑给孩子落户,于是重新规划时目标定位在了市区的二手房。

孩子妈是个不愿意操心的人,爸妈离得远更是没有主意,并且是临时决定地选择二手房,我就自己一个人摸索,找各种资讯平台,进各种群,听音频,看视频,最后确定几个靠谱的信息源,强迫自己在通勤时间灌输房产知识,几个月的时间里理清自己的诉求,确定购房目标,促成交易,中间还碰到了不靠谱的卖家,斗智斗勇,最后因为延期交易协商的几千补偿款也没再追要,真不想跟人渣纠缠,耽误的是自己的时间、工作和心情,感觉得不偿失,就想骂一句:真 TM 什么人都有。

结婚

我们都是不太喜欢麻烦的人,也不太在意仪式感,所以对婚礼的要求就是简单欢乐,唯一设计的环节,就是弹唱了一首《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》,我觉得这首歌很符合我们两个人的感觉,我把最后一句歌词改成了 “这一生在你的风景里,我愿意”,这就是我们对彼此的承诺。为了声音效果好一点,把我大学时候 300 元的尤克里里淘汰掉了,换了一把两千多的,婚礼后就没怎么拿起来了,有点浪费。

宝宝

去年年底,Aaron 出生了,“Aaron” 是我跟孩子妈给宝宝取的小名儿,孩子奶奶给起的大名 “沐辰”,本意 “沐浴星辰”,有 “胸怀宽广,志向远大” 之意。

从 Aaron 出院的那一天,我几乎再也没有睡过一个懒觉,开始的时候每两小时起一次夜,每天顶着通红的眼睛去上班,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失眠过,躺下一两分钟就能睡着。也是从 Aaron 的出生我才知道,换尿布是会腰疼的,因为面对刚出生的巴掌大的婴儿,会格外紧张和小心翼翼,所以弯腰换尿布时肌肉绷紧,导致换完是需要扶着床慢慢把腰挺起来的。

后面就是看着他慢慢地褪去黄疸,脱落脐带,褪去胎毛,褪去前三个月因为疯狂生长导致的脱皮,皮肤也不再那么容易过敏起疹子,经历着第一次吐奶,第一次肠绞痛,第一次抬头,第一次笑,第一次翻身,第一次喊爸爸,第一次爬,各种各样的第一次,让我惊吓和惊喜不断。

记得 Aaron 第一次吐奶,是哭着哭着突然吐了一口,然后就没声音了,我和孩子吗都吓哭了,如果单纯吐奶并不害怕,因为之前已经做过功课了,知道吐奶这回事,但是哭着突然没了声音,真得是被吓到了,幸亏孩子奶奶在身边,慢慢把 Aaron 安抚下来,就睡着了,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父母对孩子的万般牵挂,那种揪心,永远都记得。

更可怕的是肠绞痛,撕心裂肺的哭声,能让你坐立不安,严重的时候会疼一个多小时,就这么一直哭,最后哭累到睡着。三个月后,宝宝的肠胃渐渐发育好了,就会自己排气了,肠绞痛的症状也就慢慢好了。

第一次因为蛋白质过敏起寻麻疹,孩子妈自己带孩子周转各个医院,被医生吓得不清,急忙转去北京儿童医院,挂上特需号,等到看上病已经是 3 个小时以后了,那时疹子都消了,看病真难。

国庆节那七天,Aaron 从第一天烧到最后一天,给他灌药时,又是撕心裂肺的哭,好像是从肠绞痛以来,第二次这样大哭,我尝了一口那药,是真的很苦。因为宝宝的胃还不大,吃的东西很少,所以只能兑很少的水,导致药更浓更难喝,第二天灌药的时候,看到他大哭,不忍,莫名其妙地冲孩子妈发了脾气,哎,后面就道歉呗!

后面就越来越好了,晚上不怎么起夜了,慢慢地学会了很对本领,每天早上我出门上班时都要跟我挥手再见,每天都会喊 “爸爸~ 爸爸~”,自己打不开的盒子、零食都会送到我的面前让我打开,互动越来越多,越来越有乐趣。

父亲

父亲因想念孙子,进京看娃,顺便去医院查了查一直不见好转的右腿,大夫给了两种方案,微创或者是换关节,我们选择了微创,但即使是微创也是需要全麻,那天我在手术室外等了三个小时,虽然知道手术不大,但还是很焦虑。

父亲从手术室出来之后,一直喊疼,嘴唇在哆嗦,医生让我喊着父亲不能睡觉,不然还要再推回来,我就重复喊着 “爸,醒醒哈,坚持着,不要睡着了,一会儿就到病房了,回去就挂上止痛棒就不疼了”,但是父亲就一直在重复 “疼”,我强忍着情绪,送到病房门口,因为疫情不能进病房陪护,看着父亲被推进病房大门,门关上,父亲向我这看了一眼,好像特别的无助,虽然过后他什么都记不得了,但是我却总是拿出来回味。

母亲病了,父亲也病了,我本以为这些事情都会在十年或是更久之后才会到来,但是一切来得都那么突然,快得让我还没能眨一下眼。

生活

想一想,其实从初中寄宿之后,都没有长时间和父母生活过了,很多生活习惯和理念都已经有了隔阂,现在因为孩子、生病,父母搬来一起住,有好多事情都不适应,我做了很多准备,尽量让他们不感觉到不习惯,但还是在不经意间从言语和行为上让他们感觉到不舒服,我本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,有自己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,但在在他们看来可能就是 “事儿多”,尤其是在孩子教育方式上。

同时他们因为没有了与邻里和亲人的社交,我高节奏的北京感觉到及其的压抑,天凉之前,我每周都会选一天带母亲去逛景点、逛商场,或者没有目的的骑行,希望可以定期调整一下她的心情,现在天凉了,没办法总是出门了,再加上父亲生病,很多不好的情绪每天都在挤压,矛盾也就纷至沓来。

可能这才是生活,原来的那种安静,可能是因为原来规划里只有自己,而现在变复杂了。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可以掌控很多,但是发现什么也掌控不了;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可以看清很多,但是发现只不过是没人来打破你的认知;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相对成熟稳重,但是发现那只能是在陌生人面前。

reco 主题

近一年来,reco 主题 1.0 已经好久没有大版本迭代了,目前精力及其有限,可以抽出来的时间都投入到了 2.0,现在 2.0 已经进入了 alpha 阶段,对于没有什么复杂需求的用户,现在完全可以投入生产环境了。不知不觉,reco 主题已经 3 岁了,从 0.x 到 1.x 再到现在的 2.x,从开始的兴趣,到现在的责任感,一直在坚持,但是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,现在能分给它的时间越来越少,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上线真正的正式版,按照我所期望的样子上线。

最后

生活越来越复杂,它需要我们不停地去学习、思考,生活本该如此,只不过是有时习惯了某种的假设,暂时静止而已。明年,我希望我的生活还是能继续做减法,找到适合我自己的平衡点。